电子邮箱

密码

安全问题

注册 忘记密码?
威景文化公众号
牛津百科推荐的儿童文学书目
来源: | 作者:sfeweb | 发布时间: 2015-05-08 | 4847 次浏览 | 分享到:
主编者违心地在书中收录了一些条目,比如声名狼藉然而确实影响巨大的《暮光之城》系列。


2015年新版的《牛津儿童文学百科全书》。





1984年的旧版。

        每当拿起一本关于儿童文学的书,我首先做的就是去看它有没有提及我最喜欢的作家安东尼娅·福里斯特(Antonia Forest)。在那些写校园故事给女孩们看的作家(这么说只是出于确切,并没有轻看的意思)中,她是最为聪慧敏锐、才华横溢的一个,却总是被不公平地略过不提。如果书里提到了她,那我就可以高高兴兴地看下去,并且对书的编者充满善意——因为我至少能确信他的专业素质还过得去、具备作出艺术和道德判断的能力。


        论述童书和儿童文学史,对于任何此类导读书的编者都是一件苦差事。因为他的读者较之其他,有着更加狂热的偏见——总之,他们在阅读中并非怀着洗耳恭听、虚心求教的态度,因为在懵懂年少时形成的爱憎不但强烈,而且根深蒂固。作为一个成年人,即使是最狂热的理查三世(Richard III)追随者或托马斯·克伦威尔(Thomas Cromwell)反对者,相较于《绿山墙的安妮》(Anne of Green Gables)的脑残粉来说,都算是理智的,因为他们以事实为依据,并且阅历丰富、心智成熟。至于后者嘛,首先他们对自己的定位就是小粉丝。

        因此,仅就丹尼尔·哈恩(Daniel Hahn)有魄力更新夫妻档汉弗莱·卡彭特(Humphrey Carpenter)和玛丽·普里查德(Mari Prichard)的杰作《牛津儿童文学百科全书》(The Oxford Companion to Children’s Literature),我就要向他致敬。这本书初版于1984年(收录内容截止到1982年),尽管25年前这个想法在专精于儿童教育、语言与文学的奥佩夫妇艾奥娜和彼得(Iona and Peter)那里就业已萌芽——然而彼时对于童书,学术研究刚刚起步、大众审美尚未成熟、连商业链也没成形,并不适于将想法付诸行动。这一情况到1980年代早期发生了变化,学界、出版商和读者开始正视儿童文学,但奥佩夫妇却已经一头扎在了民俗传说的研究里,于是这一任务就由卡彭特和普里查德接手了——哈恩在序中也提到了这其间的承袭:“承蒙奥佩夫妇最慷慨的祝福。”

        过去的30年中,儿童文学领域再次发生了变化(而在这期间,“牛津百科”系列也成为了各个领域业余或专业爱好者获取信息的主要来源)。因此哈恩新增了900多个条目,涵盖了诸如交叉文学、连环画小说、青少年文学和翻译文学(作为译协的前主席和英国文学翻译中心的国家项目主任,哈恩对这一新兴领域颇有发言权)等新潮流,另外当然还有1980年代中期以来出现的各个作家与作品。他违心地(序中透露出这个意思)在书中收录了一些条目,比如斯蒂芬妮·梅耶(Stephenie Meyer)声名狼藉然而确实影响巨大的《暮光之城》(Twilight)系列,将其与另外一些少有争议的优秀作家并列:J.K.罗琳(J.K.Rowling)就是其中一位——“哈利·波特”(Harry Potter)系列是书中篇幅最多的,霍格华兹、魁地奇球赛、麻瓜和德斯礼一家都一一谈及。另外,书中还提到了各种富于天才的作家:尼尔·盖曼(Neil Gailman)、梅格·罗索夫(Meg Rosoff)、帕特里克·奈斯(Patrick Ness)、菲利普·普尔曼(Philip Pullman),还有后来的玛尔·皮特(Mal Peet)、查理·希格森(Charlie Higson)、安东尼·霍洛维茨(Anthony Horowitz)、艾欧因·科弗(Eoin Colfer),等等等等。他们和另一些更年轻的作家们如杰奎琳·威尔逊(Jacqueline Wilson)、吉瑞米·斯特朗(Jeremy Strong)、弗朗西斯卡·西蒙(Francesca Simon),以及绘本作家安东尼·布朗(Anthony Browne)、劳伦·乔尔德(Lauren Child)、奥利弗·杰弗斯(Oliver Jeffers)、艾米丽·葛拉菲特(Emily Gravett)一起,得到了恰如其分的介绍与好评。如果你好奇的话,我可以告诉你在1984版中托尼·罗斯(Tony Ross)的部分只有两行、两本书,而现在却有了专栏,囊括了从那时起他写的800多本书中的代表作。是的,人家写了800多本书,而天晓得我的时间都用来干什么了。

另一方面,哈恩也设法抵制以新易旧的诱惑而尽可能地保留原有的条目,但对原有条目的长度有所调整,比如对于哈利·格拉哈姆(Harry Graham),现在只引用了《残酷诗集》(Ruthless Rhymes)中的一句:“比利系着新腰带,把他自个儿的骨灰抛。”间或,它们也会被稍作改动,以贴合现代人的感情:比如对于阿斯特丽德·林格伦(Astrid Lindgren)、玛丽·诺顿(Mary Norton)等女作家,她们书中不合时宜的有关婚姻与分娩的内容就被合理化了;而在《格列佛游记》(Gulliver’s Travels)的条目中,乔纳森·斯威夫特(Jonathan Swift)故事里那个“怀疑一切”的爱尔兰主教也不再被提及。

读者留言

  请不要发表违法违规言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