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子邮箱

密码

安全问题

注册 忘记密码?
威景文化公众号
牺牲弱势者: 中国古代权力运行的荒谬逻辑
来源: | 作者:sfeweb | 发布时间: 2013-08-12 | 9840 次浏览 | 分享到:
当下中国,传统文化的传承呈现出两种趋势,一种趋势是传统生活习俗、礼仪、文化规矩逐渐消失,现代人基本不再了解传统文化的内核,另一种趋势是传统文化中的糟粕仍然大行其道。

历史上中国最重要的学者集团,也都积极推动道德在社会中的地位和影响力,尽可能让道德作为规范。这非常合理,因为如果掌握了道德的解释权,而道德替代了法律、宗教,作为道德解释者,这便意味着掌握了法律的解释权。为了争取政权中最核心的位置,他们自然要更加宣扬道德。儒家学者就扮演了这样的角色,他们塑造各种传统和道德,把戒律式的道德准则转化为民众的基本行为规范。不仅极大地使得人们更加依赖作为最后防线的道德,也让自己取得了政权中最核心的地位。但这始终存在着一个问题,不断导致中国陷入所谓的“黄宗羲定律”——这个问题就是道德本身的模糊性。

道德的模糊性:谁都可以解释的道德

由于道德本身是暧昧的概念,在不同时代具有不同含义,在同一时代不同人眼中也具有不同含义。同样以学校中的孩子们为例,欺负一个孩子对于大多数没有受到损失的孩子而言,不过是某人欺负了另一个人,对于欺负人者而言,这很可能只是闹着玩而已,但对于受欺负者而言,欺负他的人无疑是道德败坏的。

暧昧的道德观念对自己有利时就接受,对自己不利时就拒绝,这种灵活与方便怎么会不招人喜欢?但现代社会中,由于文化知识传播速度加快,道德观念已不再能维持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了。

时至今日,历史已经证明传统政权所采取的所谓道德解释,最终都变成了这种情况,每一个官僚都根据自己的意见来解释道德,而这些都是根据自己的标准进行随意判断,缺乏统一标准,谈何公正?而现代社会最依赖的就是公正,没有公正的环境,贸易无法展开,物资和商品流通会陷入停滞,如此便无法创造价值,社会价值也会缩减。在这样的体系之下,强者可以保护自己的资源,社会不公便会造成衰退。

因此,只有通过严格限定将规则固定下来,排除个人情感的干扰,才能避免由唯道德论带来的种种问题,这样才能避免野心者利用道德的名义党同伐异。



  对弱者保护的缺乏不会立即造成重大损失,比如在学校,只要一个孩子保持沉默便可以获得足够多的和平与安全。 


三、追求利益最大化:模糊道德造成零和游戏

为什么要用道德而不是规则来使自己的行为显得合理呢?这与道德模糊性有关,正因为这种模糊性,背后的功利心态才能被掩饰,事实上,几乎所有的道德说教者都倾向于让别人牺牲自我,而对自己则秉持宽容之道。

道德的权力在古代社会十分重要,《儒林外史》中写道:“当权若不行方便,如入宝山空手回。”在古代社会,由于社会生产力所限,在多数情况下,资源分配是你有我无的零和状态,政治斗争更是零和游戏——天下大权独一份,成王败寇,因此每个人都追求利益最大化,压制他人利益。但今天看来,更好的生活并不一定来自于谁能够获得更多的资源,而是社会发展,社会发展才可能为个体带来最够多的好处。

我们可以从古代同业工会的准入制度,和现代企业同业之间互相注资帮助发展来观察两者的区别。以著名的德国同业工会为例,他们所拥有的最重要的东西莫过于专利证书,只有拥有专利证书才能够从事这一行业,这种证书需要得到工会认可,由此导致很少有新人能够加入到这个行业,这种工会遭到斯密等人批判,认为阻碍了商业发展。与之相反,硅谷的天使投资人往往是之前发达的IT人,他们为新加入行业者提供支持,推动了行业的发展。前者证明在资源有限的条件下,封闭是维持利润的最好方法,而后者则充分说明现代商业模式是多赢的。

现代发展模式要求的不是个人利益最大化,而是公平的环境,在这个环境里,每个人都能发挥自己的能力,从而促进社会发展,密尔说,人会因为处于公正中而发挥出最大的潜力。这种公正,正是所谓的一视同仁,另外人必须享有自由,让这样才能开拓进取。

网上曾经流传一个笑话,说假如乔布斯生在中国将会如何。其中“两个人刻苦钻研,也捣鼓出一些产品,一项发明被某公司看上,却被老师偷偷拿走卖给公司,赚了一大笔。乔布斯二人不服,找老师评理,告到学校,结果学校站在老师一边,乔布斯愤然退学。”充分说明缺乏公正的环境会带给发展造成多大损失。

事实上,我们无意间所表现出来的行为逻辑本身,就带有强烈的传统习俗的痕迹,当人们在讨论传统文化的损失时,却忽视了历史在我们生活习惯中所留下来的印记,这些传统思维已经不适应现代社会的发展了。

四、告别道德依赖症 建立自我意识

中国传统公正观念可以归类为“权威的公正”——这种威权是通过身份权威制度建立起来的,目的使人们各安其位,正如刘向所说:“圣人之治天下也,先文德而后武力。凡武之兴,为不服也;文化不改,然后加诛。”。其本质上是强迫所有人呆在自己的位置上的公正观念,与这种公正观相适应的则是以息争为核心的道德体系。

现代的公正观念经过无数代政治哲学家思考和分析,到了诺齐克这一代,也就是当代,已经被演化成一种关于公正本质的深刻分析。诺齐克先生定义的公正概念包括:“1.一个符合获取的正义原则获得一种持有资格的人,对这种持有资格是有权利的。2.一个符合转让的正义原则,从别的对持有拥有权利的人那里获得一种持有资格的人,对这种资格是有权利的。3.除非是通过上述1与2的(重复)应用,无人对一种持有资格拥有权利。”。

读者留言

  请不要发表违法违规言论